法制網記者 潘從武 法制網通訊員 路鵬
  木木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,兒女雙全,幫助父親經營著一家麵粉廠,生活過的有滋有味,周圍鄰居都羡慕他們的生活。然而過於追求奢豪,不安於幸福生活的他,夢想著靠賭博發大財,在四個月的時間里,賭光家中的40餘萬元現金,利用職務之便侵占94萬元現金輸光後,拋棄了妻兒,開始了他的逃亡生涯,不想在跑出十天后,被公安機關抓獲,鋃鐺入獄,成為了一名階下囚。
  幻想賭博發財 不想傾家蕩產
  今年3月,木木與朋友到葉城一酒吧飲酒,在飲酒期間,朋友稱一個月時間賭博贏了二十多萬,買了一輛越野車,賭博“掙錢”那是個快啊。在朋友的教唆中和酒精的麻醉下,木木與朋友來到一地下賭場,用身上僅帶的2000元,贏了8000元。
  “第一天去賭,一直都是我在贏,他們的錢輸完後,我就回家了,第二天一數8000元,這樣“掙錢”很容易,也很刺激。”木木向記者說道。
  第一次賭博嘗到甜頭的木木,每天下班後,就到到處尋找賭場進行賭博。
  據木木介紹,從賭博開始輸了10萬元期間,只有一次贏了1000元。每一次都堅信自己能贏,可總是輸。10萬,20萬,一直堅信自己能贏的木木,在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將家中的40萬元輸的精光。
  家中的錢一天天減少,原本富裕的家庭,變的拮据起來,一家人吃了上頓沒下頓。為了讓木木戒賭,其母親每天都在公司陪著木木一起工作,由於母親白天晚上的監管,木木一個月的時間都沒有去過一次賭場。白天按時上班幫助父親管理麵粉廠,晚上回家洗衣做飯,當起了模範丈夫。今年5月在家人的聚會上,木木其向父母、妻兒發誓,再也不會去賭場,好好掙錢,養家。木木發誓不進賭場後,母親漸漸放鬆了對木木的監管,父親將麵粉廠的外帳業務交給了木木。
  重操舊業 暗度陳倉
  自木木接管了麵粉廠外帳的業務後,每天都有大量的現金經過他的手,看著一沓一沓的鈔票,想著輸掉的40萬元,木木又重操舊業。利用管理外帳之便,將客戶所欠廠里的錢要回後,一部分交回廠里,自己截留一部分,用於賭資。
  “別人欠我們廠里5萬元,木木要回來後,將3萬元交給廠里的財務,2萬元留給自己作為賭資,廠里問還有2萬元時,他總是說人家經濟困難,過一段時間還。”麵粉廠會計向記者說。
  2萬,3萬,始終堅信自己能贏的木木,用截留的錢,瘋狂到莎車、澤普等地,尋找賭場豪賭。
  “他一直堅信自己能贏,已經到了痴迷的地步,這次輸了,下次一定能贏,抱著這樣的幻想,以前是1千2千的賭,到後來演變成1萬、2萬的豪賭,可以說已經是到了瘋狂的地步。”刑事偵查大隊偵查員說。
  開始木木將客戶欠的帳都是一半一半地挪為已有,到後來是全部都裝進自己的口袋。三個月的時間,木木利用職務之便,瘋狂斂財94萬元,全部用於賭博。
  東窗事發 難逃法網
  “因收購小麥,廠里資金流轉困難,木木一個星期都沒有到廠里來交賬,我們向欠我們廠里的客戶索要,客戶都說錢已經還了。我們感覺有問題,查了所有的單據,發現木木將錢都拿走了”麵粉廠阿廠長說。
  葉城縣公安局接報警後,由於案情重大,迅速組織警力偵查,併發布通告開展對木木的抓捕工作。
  “我們到澤普、莎車到處尋找都沒有發現木木,通過公安信息庫也未發現木木的軌跡,我們就做其父母的思想工作,讓其自首”。偵查員說。
  在其父母的協助下,木木回家看望妻兒時,被提前蹲守的民警抓獲。
  原來,木木每日賭博,自己粗算了一下有90多萬的錢全部輸光後,無法將錢歸還,就想起了逃跑。他一路逃跑至烏魯木齊、和田。
  “我太后悔了,總想著賭博能發財,確不想輸了這麼多,我對不起我的父母,對不起妻兒。”在看守所的木木流下了悔恨的淚水。
  目前,木木已被刑事拘留,等待的將是法律的嚴懲。
  (文中人物名稱為化名)  (原標題:“癮君子”四個月“豪賭”輸光130萬)
創作者介紹

長隆

hy29hyhy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